您当前所处位置: 米胖旅游网 > 苏州旅游 > 苏州旅游攻略 > 苏州水上漂游

苏州水上漂游

http://www.mipang.com时间:2010-12-06  来源:米胖旅游网  点击:2775
姑苏赏雨

双休日有雨,第一个反映是睡觉。既不能逛街,又不愿出游,有此反映当属情理之中。

一次一个外埠伴侣来苏游玩,也是雨天。想她是千里迢迢而来,总不能扫她的兴,于是勉强打起精神,陪她游沧浪亭

那次沧浪亭刚整修过,新漆了年夜红的油漆,光华焕然,春天的杜鹃花开得正盛,姹紫嫣红,辉煌得眩人眼睛,本是妩媚缱绻的气息,但在雨中,一切都分歧了。

“翠玲珑”的竹子,苦竹也好,哺鸡竹也好,湘妃竹也好,碧叶披散的宽叶浓荫的,泪痕点点的,在以往晴朗的天空中,深深浅浅的绿就连成了一匹轻柔的绸。充溢盈的,敞亮耀目,风一吹,就要滴落一股,而今沾了朦朦的雨气,绿,一会儿就打落了绮丽,恰似陈旧的翡翠,虽然晶莹,但带着一点恍惚。

花的喷香味也若有若无,幽幽地,似乎收敛了繁艳,变得朴质而清白,站在廊庑中,看着雨,沿新漆的亭柱淌下,褪去了新奇和浮华的气息。

雨就穿越了重重的年光,苏子美超脱的身影在漏窗后时隐时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足”。在雨中,一切的弘愿壮志都浇灭了,天、地、花、树已融为一体,何为清,何为浊?履历了荣华富贵、宦海浮沉的诗人流寓吴中见到沧浪亭时,是否就在雨中,野水萦洄,好雨如帘,一切都那样清淡文雅,真是一个超凡脱俗的处所,于是,他的心安然安祥而自然,只想守着这雨,守着这园,读他的书,做他的诗。伴侣屏气凝思轻轻问我:“你知道哪间是沈复与芸娘的故宅?”

笑她的痴情。近二百年的年光了,谁还会探讨?可是雨下年夜了,六合茫茫,恍如一片玉帘,年光已失踪去了鸿沟,真好象芸娘会推开子轩的窗,伸出纤嫩的手,接住珠玉般的雨滴,转而向三白旖旎地一笑。两小我,便似雨中盛开的并蒂莲,那样地甜美融融。

事后,伴侣惊羡道:“姑苏可真是赏雨的好去向”。

于是直叹自己枉负了这番美景,也就是以学会在古老的姑苏赏雨。

有伴侣家住在深巷,逢黄梅,“长脚雨”时,便凑个安逸的双休日,去她家拜访。

友人是体味十几年的,早已谙彼此脾性,她或让出窗前小几,自去干事或手执小词,相伴听雨,或泡杯喷香茗,茶喷香氤氲,缭绕而上。

她家有了小庭院,靠墙角种了几棵竹,虽不强大,但修长可爱,沾了雨,只觉清寒透暮。

雨声把红尘的一切声音都离隔了,只有打在瓦片上的声音,打在竹叶上的声音,还有打在檐下的声音,真如歌声落在古筝的顶上,一曲天上的仙乐,间或还有雨点跳入杯中,携着老房子里所特有的石缝间青苔的气息。

一贯不如意的伴侣,此时也柔和起来,会絮絮地说些少年的旧事,和深藏的情怀,洗得乌黑发亮的瓦和江漆斑斑的高棂,使她有种诗意的斑斓,而这样的斑斓,唯有雨天我才得一见。

也和情人试过晚上游巷听雨,姑苏的巷很美,每一条都蕴含着一种古老的说话。而有雨的晚上,走在巷中,更感清凉。

虽然无星无月,但我相信,我是看见月光了。那是铺路的青石板,因为年月久远,走的人多了,便滑腻滋润,发出幽幽的光,雨洗后更见清冽透明。

雨中的巷是寂寞的,悄无人声,偶然飘过的伞又仓皇而去。雨丝也神驰暖和,它都向那一扇扇暖和的小窗灯火扑去,一点晕黄的光映出了良多潺潺的密密的雨。

有谁在窗后看雨呢?凝愁远望,想晚归的人何事苦淹留?几百年来,一向有女子在雨后的窗中期待亲密的人共翦西窗烛呢?也必然有斑斓的女子,穿戴三寸的绣鞋,莲步款款,鞋上的花在这雨中开放,幽馨缕缕,把青石板上的“月光”踩在了脚下。任凭风吹雨打,襟袖间就写着相思,雨帘后秀媚的双眼闪着火一样的痴情。

就是这样的,人世间即使有风雨,但真情无论若何时城市闪灼的,在这醉的雨夜,我已听不见雨声了,只听见伞下情人的心跳。十是情圣,它总让六合间只剩下一对情人,无论古今。

相关旅游攻略

品农家美食好去处

 一 农庄简介苏州太湖西山岛燕子农家乐位于西山岛的南面秉汇村口。农家乐提供农舍住宿,特色农家菜。拥有自己的果园、茶园、鱼塘等,可以采摘枇杷、杨梅、茶叶、李子、草莓、葡萄。。。体验农家采摘,收获的喜悦。是渴望体会田野乡间的淳朴风情和大自然亲密接触的你无限快乐的旅途驿站!标房、大床房:120元/间.天      三人房:150元/间节假日客房:130元/间.天   三人房:160元/间包吃包住:130
      阅读全文»

苏州乐园攻略-计划篇

早上从湖州北站出发,坐七点30的快客,车程大约一小时半。其实到苏州乐园,汽车北站和汽车南站都有直达的车子,火车站也有直达车!到达苏州南站后,打的到宾馆,大约15元左右计划A苏州乐园欢乐世界门票80元,水上世界白天60,晚上30  学生证可以打半折  苏州来回车费90左右乐园里面大部分项目是免费的,但是过山车等项目会收费,大家随性而玩,水上世界里面储物柜和漂流圈都是要租金的,但是去过的人说水上世界非
      阅读全文»

船娘的歌声

船娘的歌声身着蓝印花布衣,头戴斗笠,红绒线将花白的头发束成两条小小的麻花辫,年迈的船娘,站在船尾,双手摇橹,木船便在幽绿的水面上逶迤而行了,船头将柔软的水一波一波分开,水便一褶一褶氲向两岸低垂的柳梢。这便是周庄和她那些靠船谋生的女人。船娘一边摇橹一边轻唱《摇啊摇,摇到外婆桥》,没有玲珑的歌喉,但甜糯的吴侬软语却让朴实的民歌霎时变得袅袅婷婷。船娘一首接一首悠然地唱着,歌声倒映在水面,却被木船轻轻点
      阅读全文»